文章連結可轉載到部落格/FB/噗浪/推特 =

19

其他雜誌圖請參考MOMO的WEIBO~

—對山田君來說,Hey!Say!JUMP是什麼?

涼介『唔~問是"什麼",很難回答呢!既是我的支柱,也是我所處的器皿……就是我的人生』

—那麼要從過往事物開始說起也是可以,不過你腦海中最舊的記憶是?

涼介『 應該是一歲時吧?我坐在躺著的爸爸肚子上,臉頰被拍來拍去。家裡只有一個男孩子,對爸爸來說,他是相當高興,似乎想把我養育成強大的男人』

—有姊姊跟妹妹對吧?

涼介『是的。現在是非常要好,不過以前包含我在內,我們可是血氣方剛的兄弟姐妹,小學時根本就是吵架三人組(笑)』(意譯)

—還是足球少年對吧?

涼介『在小學低年級時,加入家鄉的足球俱樂部。在學校的好友是該隊的隊長,當時他說"今天有小場比賽,你也來嘛!"這樣隨口邀約,去了之後覺得很有趣 』

—就這樣加入啦!

涼介『足球不光是球,還有球鞋等,很多地方都要花錢不是嗎?我家並不是那麼富裕,所以以為一定不會答應讓我加入,結果跟媽媽拜託後,她說"這是你的夢想嘛!"』

—之後在J聯盟旗下Jr.青年隊體驗甄選會上獲得合格

涼介『雖然不該這麼說,但我當時其實並不是為了想參加才去,那時也是那個當隊長的朋友邀我去,跟隊友四人一起去參加。但明明我就是裡面最遜的,但卻只有我一個人合格』

—好厲害

涼介『不過就因為如此,一直被欺負呢!在家鄉的足球俱樂部裡踢球也都沒人傳球給我,在學校也被欺負,嘛~我被怎樣對待也都一一以牙還牙回去了啦(笑)』

—那在Jr.青年隊裡呢?

涼介『有個我很討厭的人在,不過聊過後,有漸漸變得友好了』

—為什麼討厭他?

涼介『他球技是真的不錯,但卻不傳球給別人,都自己硬幹那型,超級頑固任性,足球可不是個人競技,是團體競技!所以該重視什麼,因為自己球技好,就要獲得大家的認同才是重要的,還是隊伍獲勝比較重要,或是贏了自己一個人高興,還是大家一起開心。我的話是絕對選擇大家一起開心的』

—那小學五年級時,接受J家甄選會的由來是?

涼介『是我媽跟我姊擅自幫我寄履歷表的。我對演藝圈完全不了解呢!因為媽媽喜歡KK,所以是有被帶去KK的演唱會過』

—演唱會如何呢?

涼介『很帥氣呢!那時剛好藪君跟光君也有出場,"原來連這麼年幼的人也如此努力,好厲害呀!"』

—然後就在不知不覺中被送出履歷表了

涼介『突然被告知"今天是甄選會",我就一副"咦?!"的樣子』

—其實不想去?

涼介『其實不想去呢!因為很丟臉嘛!不過聽到要送我世界盃限定徽章,我就上鉤了(笑)』

—參加甄選有三千人。是藪君跟光君出演的<Ya-Ya-yah>節目公開甄選會對吧!

涼介『是的,有好幾次審核。我有一次沒去,想說"大概不行了吧!" 結果又復活了』

—然後就合格了

涼介『不過我是追加選入的人選,覺得這樣"好像是附加品一樣,真討厭"呢!』

—Jr.的練習很辛苦吧?

涼介『在一大群人中,我是在最後面邊邊角,練習室有一堆鏡子,但因為站太後面了,根本看不到鏡中自己跳舞的樣子,什麼都看不到。可能回去後不經意地提起,爸媽就買了大鏡子給我,在家裡也常練習跳舞。給家人看我跳舞的樣子,就會被說"去那邊啦!"這樣,好懷念呀~』

—一直持續著沒有獲得賞賜的日子呢!

涼介『花了兩年才拿到麥克風呢!其他跟我同時進來的都已經拿過了,而我卻在他們後面跳舞,感到十分不甘心。有拿麥克風的人就能有聚光燈打照在身上,而我卻沒有。明明就在眼前的距離,對我來說卻是永遠到達不了,遙不可及的距離』

—很不甘心對吧!

涼介『老實說,是認為總算到兩年了,周圍的人比較早而已,比起這個,還有更多辛苦的人在。我也不能多說些什麼。不過對我來說這兩年真的很漫長,很漫長~』

—沒想過要放棄?

涼介『想過好幾次。總認為"這不單單只跟實力有關呢~"的時期也有過,還必須在社長或是誰眼裡留下自己身影的運氣,也是必要條件』

—這部份很困難呢!

涼介『我還曾被社長說過"比起你,那個孩子還比較好呢!" 我想說"我,結束了呢~"這樣呢(笑)』

—如何轉換成突破逆境的力量?

涼介『就算被說討厭,我反倒會因此而被挑起戰火,像是"會被這麼說,也代表能成為讓人在意的存在也說不定" 嘛~也有過幾次太賣力而失敗的經驗』

—真的是很討厭輸的感覺呢!

涼介『嗯。還有就是不喜歡讓爸媽難過吧!看到我痛苦的樣子,雖然對我說"可以放棄沒關係喔!" 但其實他們內心還是希望我能繼續。"抱持著他人的夢想也不是一件壞事嘛!" 不單只有幫我買了鏡子,還有接送等等,家人這麼支持我的話,那我就能努力走到哪就走到哪』

—那時的夢想是什麼?

涼介『出道!組成一個團體出道。所以雖然現在練習室裡的鏡子很少照映出我的身影,但為了這個夢想,一點點地穿過面前人牆,漸漸往前進這樣』

—那時,中島君是怎樣的存在?

涼介『該說是有領袖氣質嗎~在Jr.間呈現"沒有人可超越裕翔"這種氣氛,但我是想著"就是要超越給大家看"呢!自己這麼暗自想的(笑)』

—原來如此

涼介『 不過我自己也感覺到有所極限了,所謂那道無法超越的”裕翔”這座高牆,有過好幾次"要不要就這樣退出好了"的念頭。每天都被吼,就算我認為是"裕翔跳錯舞步",被罵的卻總是我"。當說著"現在是~"的這瞬間,其實是往旁邊差了一個站位。這時候也只能說"不好意思",很沒出息呢!明明有想要說的話,卻為了顧全自己而不能說出來,不是很遜嗎?』

—在瀧與翼的演唱會中也有代替中島君上場對吧?

涼介『嗯,雖說是代替裕翔上場,但也不是站在center,而在台上同期生中最旁邊的角落,雖然很不甘心,但我認為這絕對是一個大好機會,這個替代演出是演唱會前兩天決定的,所以必須記下24首曲子的舞步,也麻煩了Jr.中的前輩指導舞步』

—很辛苦呢!

涼介『不過我想一定會有被誰看到我的努力的。就在《瀧澤演舞城》等著上場時,突然大倉君跟我搭話"你是山田君吧?你舞跳得真不錯呢!" 我想著"咦?!我在那麼下方而且還那麼旁邊,竟然能記住我的名字" 感到十分高興。大概是那時開始有很多前輩來跟我說話,所以我認為努力過這件事,總有一天會傳達給誰知道』

—沒錯呢!

涼介『在舞台劇《One!》也是突然被叫去代替裕翔上場,我想是瀧澤君指定我代替上場的吧!雖然不是直接被這麼告知,不過我想應該是因為看了我以往的表現,才選我的吧!我也很感激瀧澤君』

—大概多突然的決定?

涼介『當時一天有兩場公演,就在第一場跟第二場中間(笑)短短幾小時內把舞步跟台詞都記起來,就這樣撐過來了,然後社長從觀眾席快步衝過來,跟我說"太棒了,you" 大力誇讚我一番 』

—這一年出演了《偵探學園Q》呢!

涼介『忘記是在誰的演唱會空檔間,被叫去面試了。想說"是什麼呀?",結果似乎是甄選會的樣子。而最近聽說當時天草流這角色是決定由裕翔來演出的樣子呢!但不曉得是誰提到我的名字,就變成"那先見個面好了"這樣』

—這樣在Jr.裡的地位也提高了,應該很開心吧?

涼介『雖說如此,還是覺得有所不足,這種心情還是比較強烈。從未有過滿足的事情喔!在當<青春amigo>伴舞時,跟裕翔作為對稱舞伴 ,自此兩人開始在歌唱節目上作為手越君的伴舞。當時裕翔是紅色,我是藍色的服裝。那時心裡第一次有著"總算追上了"的想法呢!從那時開始,也一直會很在意裕翔這個人。想著光是站在一起還是不夠,想要超越他』

—原來有這些想法

涼介『不過,該怎麼說,用講的可能有點難理解,我覺得很開心喔!』

—開心?

涼介『 有著明顯地比自己強的對手在,就以此為目標前進的感覺,就是能有這麼給予刺激的人在,我也才能變得更加強壯不是嗎?』

—2007年組成Hey!Say!7時是怎麼想的?

涼介『很高興呢!家人們也很高興』

—這時<偵探學園Q>也開始連續劇播出,很忙吧?

涼介『這時期超忙的呢! 』

—那Hey!Say!JUMP結成時呢?

涼介『當時在橫濱Arena正舉辦Jr.演唱會,被秘密地聚集起來,一起練習從沒聽過的曲子。想說”這是怎麼回事呀?”直覺強烈的人,當時就已經發現了呢!我自己是超沒直覺的人,所以都沒發現(笑)接著就被社長叫去”你們要出道唷!”然後在白板上寫Hey!Say!JUMP』

—夢想成真的瞬間,內心想法?

涼介『 第一個念頭"這是在整人吧?"(笑)想說是騙人的。在這麼多人中,為什麼會選中我。那時雖然很開心,但也有點不知所措呢!你想想看,當時我去看的KK演唱會,藪君跟光君有在台上,出道是跟他們兩人一起,當然會"這到底是真的假的!?"這樣想嘛!』

—在第二張單曲《Dreams come true》時,與高木君兩人站上center了呢!

 

涼介『被說是"center"的瞬間,根本還不知道位發生什麼事情,一直想著"總有一天要超越裕翔",也不是說要在什麼地方去超越他。雄也因為演出"極道鮮師3",穩穩地爬到這,所以我認為是只有這次才讓兩個人當center,自己這麼說服自己了。不過從那時起,這個中心位子就固定了,也是從這時候開始,我和裕翔兩人之間的關係因而崩塌了呢!根本不知道,也想像不到的事情發生了,該怎麼去對待之,也毫無頭緒』

—在JUMP的演唱會也是,開場時的成員間的歡呼尖叫聲也有著顯著的差別

涼介『 演唱會上聽到大家很大聲的歡呼尖叫,我是真的覺得很開心。不過老實說也有著對成員們很抱歉的感覺,有種違和感產生,想著"啊咧?為什麼?為什麼?為什麼?" 我有一瞬間還這麼想"拜託不要對我發出這種歡呼尖叫" 有種恍然大悟的感覺』

—怎麼說?

涼介『我明明是以此為目標一路走來的,但當自己實際上站上這裡時,卻感覺不該如此,我心中所描繪的團隊,不是這樣的』

—是跟小學時在足球隊所感受的那種感覺相類似?

涼介『 或許很相似也說不定。我想組成的團隊是全員一起以相同步伐及情緒,朝著共同目標前進。並不想只有一個人開開心心,就是要大家一同歡欣喜悅,所以才組成一個團體的』

—2008年光是拍戲就接了四部作品呢!

涼介『我有演出那麼多部呀?』

—比其他成員還要來得忙碌,有沒有感覺到有點孤單?

涼介『 有呢!雖然沒有因此就沉浸在那種感覺中,但還是會想"為什麼只有我一個人啊" 不過現在想起來,當時其他成員大概也是在想"為什麼總是只有那傢伙!" 我想最有這種想法的,應該是裕翔吧!』

—在忙碌的工作中,隔年進入高中。是怎樣的高中生活呢?

涼介『很開心地過完高中生活了。不過因為還是有工作的各種繁重壓力,對於自己精神力上也有著不安定感的時候。二年級的班導師是一眼就看穿我那不安定的時刻的人。是教國語的老師,就算在上課中也會對我說"你過來一下",要其他同學先自習,把我叫到圖書館,說了很多呢!還對我說"這也是一門課程"』

—在<SUMMARY2011>時,JUMP擔任的座長呢!

涼介『 第一天結束說完"謝謝大家"後,脖子一直抬不起來,就這樣被送去醫院,也被說"你先住院吧!" 似乎當時不僅僅是身體上,連心理上也是深受重擔。所以大概是這樣,在謝幕時,突然放鬆的關係才導致這情況發生。就覺得"我實在太不專業了" 不過JUMP身為座長,前輩們過去也是一一克服難關。因此隔天開始,在台下時,教練會一直幫忙冰敷,藉此度過當時那個難關』

—為何能做到那種程度?

涼介『因為還有著期待我們所展現的舞台表演的人在』

—就是這個支持著你?

涼介『 是的。我也是會想的呢!重要的並不是才能,而是那份心情。誰都無法決定能做到或是不能做到。假使在我們努力的同時,誰能因此而感到開心;假使為了誰而成為那樣,並沒有那麼美好的事情存在不是嗎?極限?才能?這光用嘴巴是無法講出所以然的。因為還是有著對我們有所期待的人在嘛!這麼想的話,比起能不能做到,應該先去做看看,這點比較重要呢!不想成為那種在做之前就放棄的爛傢伙』

—原來如此

涼介『演出<金田一少年事件簿>時,再次體認到,這麼緊湊的工作行程中,有著超長的台詞要背,一口氣念了29頁等。一直從事<金田一~>相關工作的工作人員對我說 "好辛苦呀!這大概是歷代金田一以來,最長的一段台詞了"』

—<金田一~>台詞很長這點很有名呢!

涼介『 嗯。但那個工作人員也不經意地"不過大家也都是這樣走過來的喔!"這麼說了呢!就是因為這句話點燃了我心中的戰火。"誰能做到的話,我只要練習也一定能做到"這麼想。就因為如此,看到知念成功完成空中秋千時,我也在想,我只要練習過也是可以做到的。雖然應該是做不到才對(笑)不過這不是做不做得到的問題,而是做了之後發現不行,進而尋找失敗的成因,改良過後再挑戰就好。不管需要重來幾次,一直到做到為止都不放棄挑戰就好』

—能這麼想,真的很棒

涼介『我不是那種充滿自信的啦(笑)我並沒有所位與生俱來的特殊才能,身高也沒多高,還是圓臉,要說有什麼自卑的事,可是數不清。但因為有人成功過,雖然自己可能要花點時間,但一定也能做到的』

—能有這樣信念很厲害呢!

涼介『 唔~有件事,我不是很想在公開場合提起,不過有一位身患重病,一定要待在無塵室的歌迷,他寫了這樣一封信給我,"我從JUMP及山田君身上獲得了能量",很擔心他的身體狀況,但後來收到這位歌迷的來信,他說他出院了。我很驚訝。雖然是看不到,但想著我和成員們要帶給在某處的誰一些能量等,就無法連挑戰過都沒做就放棄』

—出道當時,對於團隊的所處形式有感覺到違和感對吧?

涼介『 現在的話就一點也沒有這種感覺了呢!』

—什麼時候開始這麼想的?

涼介『其實還滿近期的事呢!<Johnnys' World>是很重要的契機』

—發生什麼事了嗎?

涼介『 彩排時也同時要進行<金田一~>的拍攝,也有聽說主題曲要由JUMP來演唱,我們大家都相當期待,因為<金田一~>是個深具歷史的作品,主題曲一定能受到更多的注目。我自認<Johnnys' World>是我們JUMP決勝負的舞台,大家也在講"浪潮要朝著我們捲過來了"、"太好了!就是現在呀!" 結果…』

—主題曲變成個人SOLO

涼介『 在<Johnnys' World>練習時,我一個人被叫走,跟我說"這次主題曲決定由你自己一個人來唱",我聽到這句話時,眼前全黑,無法說出任何一個字。但時間的關係,也無法有所變更,而且當時在休息室,也已經把成員們聚集起來,跟他們傳達這件事情了』

—成員們也都感到很錯愕吧!

涼介『當我回到練習室時,大家開朗地對待我。好像他們還以為我不知道要一個人演唱主題曲。大家有多期待能夠唱這首主題曲,我很清楚。但是看到他們這麼溫柔地對待我的模樣,我感到很痛苦。看著每位成員的臉,我的內心某處起了漣漪,想著"我已經承受不了"。就算再怎麼危困狀態下,謹慎堆疊起來的那東西,被一口氣破壞的感覺,像是玩疊疊樂時,抽出了絕對不該抽出的那根木塊』

—像是什麼被切斷了

涼介『 私底下也有因為其他機緣影響,我已經不知道該怎麼去感受,該以什麼為優先。最後去見了經紀人,"目前已經排入的工作行程完成後,請讓我辭掉這份工作,我已經無法再承受下去"』

—想從這個演藝世界離開呀!

涼介『 是的』

—不過也有想說要突破吧?沒有想過SOLO也是為了這個所能走的一條捷徑嗎?

涼介『才不要咧!要放在那邊不管嗎?我可是很喜歡大家的。我就算再怎麼辛苦,再怎麼難受,都是為了JUMP這個團體,才走到這裡的。但如果努力過後,最後卻傷到大家……』

—所以才說要辭掉

涼介『 雖然無法直接對成員們說出口。SOLO出道這件事情,我一開始是只跟雄也和大醬討論。結果他們說"這可以成為一個契機,開出一個很大的洞口,讓風吹入!" 我就傳了群組訊息"這次抱歉了,我一個人試試看"給成員們,大家回覆我"我能懂你的心情,所以好好加油吧!" 而且第一個回覆我的竟然是裕翔。有種”啊咧?怎麼會?"的感覺呢!明明裕翔是最感到不甘心的人才是,其實是比我還要成熟的人。我感到有點慚愧』

—最後放棄辭掉這工作的念頭

涼介『 果然我還是無法背叛大家。出道當時,大家一起約定"要打出碩大漂亮的煙火!" 明明都還沒有打出所謂像樣的煙火。即使是轉瞬間,也覺得自己在想著要背離大家,是多麼愚蠢的一件事。明明我們是要一生一起走的好夥伴。再說,如果我沒有走到這來,就什麼也沒留下了,也無處可去~(笑)』

—<Hey!Say!JUMP就是我的人生>這種事吧!

涼介『一直有大家的支持,才有如此成果。一直以來都是。圭人才是一開始什麼協助都沒有,什麼都做不來,比起現在,當時更常哭呢(笑)剛結成當初,在圭人不在時,大家有一起聊過"那傢伙從今開始一直努力的話,一定會趕上我們,所以我們要相信他,為了協調感,現在我們先配合那傢伙" 圭人他比別人多一倍地努力著,又會彈吉他又會講英文,有能用的武器在手上。雖然他自己本人認為"現在的我,還有所不足" 也因為這樣,更能感受到圭人的優點。要是毫無缺點的話,就不像圭人了(笑)』

—原來如此

涼介『 在我SOLO期間,我是第一個跟大醬和雄也討論,兩個人真的很替這個團隊及每個人著想,是絕對不可或缺的存在。知念也是很重要,一直以為沒有所謂的天才,其實有喔(笑)讓我生氣的一點是,我不斷地練習渡繩索,但這傢伙卻一次成功。而且還是那種"我做得到唷!"這種淡然的表情看著大家呢!看到那表情,我和其他成員都被激到了,就因為想著"你能做到的話,那我也可以"這點的成員不少,知念的存在,就是能帶給大家很棒的刺激。知念也是有想到這個,所以才一副"我做到囉!"的臉(笑)』

—哈哈哈哈哈

涼介『我跟八乙女君跟藪君兩人也起過很多次衝突。尤其藪君,也有過意見不合,不歡而散的情況。不過隔天又能自然地搭肩"早啊~"跟我打招呼,也會說"雖然昨天說了那些,我也能夠理解你的心情,但我說的那些也是有可能性的,希望你也能理解我所說" 雖然彼此細微的部份意見有所不何,但目標是一樣的。他是最能看透JUMP一切的人,有他在,才能取得團隊間平衡』

—是這樣的呢!

涼介『雖然一副吊兒郎當的樣子,而造成他人誤會,但伊野尾醬也是很重視JUMP。約莫一年半前吧?大家就今後JUMP要怎麼走下去,並決定我們自己的未來這點而一起討論,因為是很沉重的話題,所以談論結束後,每個人面色凝重緊繃地回到各自房間,結果伊野尾醬來按我房間門鈴。然後突然向我低頭,說"謝謝你,山田。剛才要不是有你發起,根本不會有如此結果,因為有你在,所以JUMP才能以現在這形式活躍在演藝圈內,謝謝啦!" 對著身為後輩的我,表現出這一面,真的太帥了,有如內在一樣,是真的很溫柔的人』

—真的很喜歡成員們呢!

涼介『嗯,還滿喜歡的(笑) 』

—那能問你跟中島君關係問題嗎?

涼介『 當然可以』

—一直以來都是叫他"裕翔君",什麼時候開始變成只叫他"裕翔"的?

涼介『像是會叫他裕T之類的呢(笑)是在去年11月知念成年後,也就是7組全員成年了。為了慶祝,四個人一起去吃飯。那時第一次把話講開,當時其實還跟裕翔有一點隔閡,但我說了"今天要把所想的全部講出來唷!那麼從我開始吧!"』

—說了什麼?

涼介『 我對裕翔說"老實說我以前很討厭你"這樣,知念跟圭人也注意到了,就說"你幹嘛突然就說這個啦!" 實在是太過爆炸性發言了,兩個人都笑出來了(笑)』

—那中島君說了什麼?

涼介『 他說"我知道唷!其實我也很討厭你"這樣。"不過說了這些,彼此也能有所成長吧!" 所以"那再也不要互相討厭了" "我知道了" 這麼把自己內心話全說出來。"以後我們可不能只依靠BEST,也要把自己的力量轉換成能帶領JUMP一起往前進吧!" 從那之後,就漸漸會偶爾約裕翔到家裡來,或是一起去吃飯等。那段時間,對我來說很重要呢!』

—太好了呢!

涼介『嗯。對我而言,成員的存在是必然的,沒有他們是不行的。今後JUMP也會是一直是我的支柱,也會是孕育我的器皿。希望能將從大家身上萃取出來的精華,大量地填入這個器皿中』

—今後JUMP會怎麼走下去呢?

涼介『總而言之,就是不斷往上、往上、往上地爬。還不能就這樣看到終點。總之全員都以上位為目標。現在真的全員都是以相同步伐地向前走』

—聊了這麼多,很謝謝你呢!最後有什麼想說忘記說的想補充的嗎?

涼介『 因為聊太多了,所以沒有其他想補充的了(笑)不過JUMP就是從現在開始呢!好不容易踏出第一步。以相同步伐網共同夢想邁進,大家是一起跨出同樣的一步。我自己跟成員們,都認為JUMP的時代現在才開始。所以請幫我寫下這句:希望大家能關注自此開始的JUMP』


23  

圖片版的可能看不清楚,請直接到我的WB看大圖或是下載收藏^^
山田涼介萬言書01
山田涼介萬言書02
山田涼介萬言書03
山田涼介萬言書04
山田涼介萬言書05
山田涼介萬言書06
山田涼介萬言書07
山田涼介萬言書08 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Himitsu1021 的頭像
Himitsu1021

Himitsu1021

Himitsu10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