裕翔小朋友
傳一張之前日刊體育報裡面的裕翔小朋友! :D

中島裕翔 萬言書~ 全文翻譯
看完本文真的覺得裕翔能這麼走過來,除了堅強的個性外,還有那非比尋常的精神力,讓他能夠從失落的泥沼中蛻變~

img-6fef4d10443873e050e070293791ca49 (1)  702  
掃圖來自MOMO~^0^其它掃圖請查看MOMO的WB~^^

詳細全文翻譯請點開看~

--


-小時候是怎麼樣的小孩子?

裕翔『應該是嬰兒的時候,似乎被講過與其說是纖細,倒應該說是很神經質(笑) 只要肚子一餓就會哭,母親曾說過“你比弟弟還難養”』

 

-弟弟小你幾歲?

裕翔『小我六歲。爸媽拍的錄影帶裡也有剛出生時的,是個很好照顧的小孩。為了讓弟弟站起,我可是很努力地幫忙。不過不知道該不該說是太過雞婆,像他在圖畫紙上亂畫時,就會跟他說“不是這個顏色,是這個才對喔” 讓他拿其他顏色的蠟筆呢!』

 

-雖然可能會有點干涉,但是是個好哥哥喔!

裕翔『當爸媽將注意力專注在弟弟一個人身上時,也會吃醋呢!雖然很倔強,但其實是很想引起注意的樣子,有著會為了引起注意而調皮的部份呢!』

 

-家庭錄影帶裡還有什麼印象深刻的?

裕翔『幼稚園的聖誕派對有演奏會,我旁邊是銅鈸,不是會“啪相~”地發出很大的聲音嗎?明明知道會響,還一副很驚訝的誇張表情(笑) 那時大家看了都在笑,我從那時就喜歡讓人發笑呢!』

 

-那小時候想要成為什麼?

裕翔『很崇拜戰隊呢!但因為是現實主義者,認為“背上一定有拉鍊”(笑) 小學的夢想是消防員或特別救助隊員,因為很想做能救人的工作,在聯絡簿上常被老師寫“正義感強烈”這個評語呢!』

 

-甄選會的經驗?

裕翔『母親很喜歡瀧澤君,被問過“要不要去參加甄選看看?” 不是記得很清楚,在小四快結束時,被母親偷偷送出履歷書後,過段時間突然“去涉谷吧” 被母親帶去』

 

-毫不知情地被帶去會場?

裕翔『是的。不過那裡有很多男孩子,想說應該是什麼甄選會之類的』

 

-想被甄選上?

裕翔『比起這個,因為要在會場換練習的服裝,覺得在別人面前換衣服很害羞(笑) 過一下子大家集合,有個不認識的人自我介紹“我就是Johnny先生啊” 比起“這個人是社長啊!”這想法,我更在意介紹自己還加上“先生”這個敬稱,在意地不得了』

 

-反而是在意那個點啊!

裕翔『反而是那點呢(笑) 感覺我好像從以前開始,都在在意跟別人不同的點』

 

-甄選會如何呢?

裕翔『在老家有上過課,有跳舞。那時我的聲音超沙啞的,很顯眼。中途被叫到“唱個歌吧” 我唱了在學校常唱的SMAP桑的“ 世界上唯一的花 ” 被稱讚了。然後又被問“會四輪溜冰嗎?” 我回答會直排輪,Johnny桑就說“you也過來吧”帶去別的地方,在那第一次見到增田君北山君藤谷君他們』

 

-在那裡會滑四輪溜冰了嗎?

裕翔『完全不會(笑) 因此一直“好累” “想回家”地跺腳鬧彆扭,Johnny桑反過來溫柔地跟我說“回家吧” 之後就常被叫去練習或是雜誌採訪』

 

-還記得MYOJO初登場就上封面這件事嗎?

裕翔『是的,不過也不知道該說厲害還是怎樣,當時本身是什麼都不怕的個性,對大人也不會怕生,很自然地坐在女性工作人員腿上,現在來說絕對不可能呢(笑)』

 

-成為Jr.馬上就組了J.J.Express,並被選為中心位置呢!

裕翔『真的是馬上就組成了,真的是很忙碌。突然如此,很常站在很好的位置。攝影時被提示“那站一排”,還自認“是這吧!”地邊往中間站過去呢!現在想想,那還真是討厭的傢伙呢!』

 

—才剛進入事務所,(又因為常被叫去站中間位置)所以會認為要站那個位子也是很普通的事情呢!

裕翔『才不普通咧!雖說後來也被糾正了呢!』

 

—是不是很受前輩們的疼愛?

裕翔『是的!成為Jr.之後馬上被提拔出演由TOKIO的松岡君所導演的【為了自己】PV。松岡君看著螢幕確認畫面時,還跟我說“喔~很帥!” 我很高興。倒是長瀨君一直灌輸我黃色笑話(笑)』 

 

—哈哈哈!接著很快地在2005年時出演連續劇《引擎》和《野豬~》呢!

裕翔『明明還是個小學生而已,工作行程滿檔。下課就往拍戲現場過去是很必然的事情呢!』

 

—在《引擎》這部戲中有什麼回憶可以分享嗎?

裕翔『在拍攝現場,木村先生也在。我的反應是“咦~真的是木村拓哉先生嗎?”這樣呢!因為是第一次,所以我明明什麼也不懂,還一直學其他出演者在每次演完後去看螢幕確認剛才演的。然後木村先生就跟我說“不用看沒關係的喔!大人會幫忙看的” 這點讓我難以忘懷呢!』

 

—那關於《野豬~》有記得些什麼嗎?

裕翔『因為是龜梨君說“要裕翔來演弟弟這個角色”,所以才獲得這個角色的樣子呢!從入社那時開始就一直深受龜梨君的照顧』

 

—有什麼契機嗎?

裕翔『最先是我過去向他問候,他說“這麼小隻卻很了不起呢!” 從那時開始吧!開始在少俱出演開始,攝影結束都會等爸媽來接,龜梨君就一直陪我等到家人過來接為止。對我來說,是真正哥哥的,因此《野豬~》的兄弟角色就是完全真實世界的呈現呢!』

 

-在《野豬~》主題曲青春Amigo的PV中,和山田涼介君一同作為對稱舞伴出演了

裕翔『是的!有一同出演』

 

-和山田君的關係如何?

裕翔『山醬是在《Ya-Ya-yah》節目公開甄選中獲得合格的,雖然我也才早了半年左右而已,“啊!我有後輩了!”這種感覺很深刻,所以甄選會當天,自己主動找他搭話[註]

註:詳見MYOJO 2012年8月號對談>>文章連結

 

-會場裡有那麼多人,為什麼只找山田君呢?

裕翔『為什麼啊?大概是回家的方向一樣吧!嗯~不過感覺好像跟其他的人不同呢!馬上就跟他成為要好的關係,也常去看電影,因為跟我回家的電車路線相同,所以練習完也常一起回家,坐旁邊時,頭靠在其中一人的肩上睡覺』

 

-那有睡到坐過站嗎?

裕翔『沒有呢!山醬很靠得住,會叫我起來 “裕翔君,到了喔!”』

 

-真的是成為Jr.馬上就大活躍呢!

裕翔『自己是沒有得寸進尺的意思,但在不知不覺中,變得怪怪的,很幼稚呢!還有過相當後悔的事情』

 

-後悔?

裕翔『在山醬入所一年後左右,他跟我提到“想退出” 一直在說呢!在月台等車跟坐車時都在講“我退出好了” 大家都說山醬跳舞很棒,為什麼還想退出,很遲鈍呢我!大家也都是為了至少能獲得好一點的位置而努力,卻無法獲得回報而苦惱著,但我卻無法理解為何會想退出,為何要找我聊這個[註]

註:詳見MYOJO 2012年8月號對談,之後裕翔有邀涼介一起去夏威夷 >>文章連結

 

-這樣啊

裕翔『即使現在想起來還是會覺得心很痛。為什麼我那時不能更認真地聽他說話,為什麼沒有拍拍他的背,跟他說“沒問題的!一起加油”』

 

—那這樣的中島君有感到挫折的時候嗎?

裕翔『很奇怪的,並沒有過呢!出演電視節目或是在Jr.演唱會中,大家都是Ya-Ya-yah、Kis-My-Ft2、A.B.C.有團體名,而我卻是以中島裕翔這樣的個人名字登場呢!』

 

—之後在2007年時組成Hey! Say! 7呢!

裕翔『在那之前有過山醬要加入J.J.Express或是知念君從靜岡搬到東京後也會成為團員的傳聞。在少俱中一起唱歌或是一起表演的機會也變多,想說“說不定會這樣成為團員吧?”』

 

—有這樣的預感過?

裕翔『有呢!只是沒想到會是全新的五人組。想著“J.J.Express會變怎樣啊?”』

 

—看到Hey! Say! 7的成員的想法是?

裕翔『大醬也在讓我很安心。在我入社那時開始就很要好,也一起出演過《引擎》這部戲。雖然大醬年紀比我大,但我是團隊中心,所以要帶領其他成員才行,很認真地這麼思考過。所以在MC訪談時,也很努力地多多發言』

 

—在那之後馬上組成Hey! Say! JUMP呢!

裕翔『很驚訝呢!“咦!?”這個反應呢!在結成前,Johnny先生跟我說“有話要跟你說” 被叫去談話,說“搞不好人數要增加”。那時知道團名,比起人數或是出道,我更在意“團名中有JUMP這個詞!?該不會有何意義吧?”這個部份呢(笑)』

 

—對出道有什麼想法?

裕翔『相當高興呢!不過出道是對我所處站位和與成員間的關係產生煩惱的開始』

 

—煩惱的開始?

裕翔『山田君在出道前一年,出演了《偵探學園Q》了呢!在那可說是非比尋常般地有人氣。一堆國中同學的學生手冊裡都有貼山醬的照片。就連我母親也開始說“山醬很帥!”(笑) 想著“真的假的!?”有點吃驚呢!』

 

—很困惑啊~

裕翔『並非有意這麼想的,不過我一直都是走在正中間的路過來,對此變化難以接受。但同時我也知道山醬是一直很努力,我不能說那僅僅是簡單地努力過而已。就因為一直看著他努力的樣子,所以心情感到相當複雜』

 

—原來如此

裕翔『決定點是在第二張單曲的PV[註]拍攝時,編舞老師突然說要我跟山醬的位子對調』

第二張單曲《Dreams come true》PV&花絮 線上看 >> 連結

 

—不是事前通知?

裕翔『是在拍攝現場時突然這麼說的呢!』

 

—有詢問理由嗎?

裕翔『沒有問。那個瞬間,果然還是會很沮喪。心理層面上變得暴躁。而內心的變化,連FANS都查覺到了呢!在信中寫“表情變了呢”類似這樣的內容。確實看那時期的照片,表情還滿嚴肅的』

 

—因為是一直看著你的fans,只要有一點變化馬上就能發現呢!

裕翔『是呢!工作也瞬間變少。還有過一個月裡,工作才一件採訪而已的日子。久違地在工作時遇到其他成員,也會不安地想“大家是不是也有其他工作啊?” 我高一時可是拿過全勤獎呢!雖說是很棒的事情,但果然會跟以前忙碌的生活相比』

 

—很不安對吧!

裕翔『非常沮喪,倒也不是真的自暴自棄,但也有過一直關在房間裡的時期呢!“為什麼大家要這樣相比較啦!”這樣想。一直在煩惱再怎麼想也無濟於事的問題,深陷失敗的旋渦中』

 

—煩惱的事情有跟其他人說過嗎?

裕翔『沒有呢!跟成員或是家人都沒說過。一直表現出“沒事唷!什麼都沒發生喔!”的態度』

 

—對於站位的煩惱是如何解除的?

裕翔『也不是說有什麼特別重大的契機……大概是到達本身能承受的極限了吧!不管是偏見或是忌妒。到達極限後就一口氣消散了。想著“等等,我就以我自己的方式走不同的路不就好了?” 認為有團隊中心才能做的事情,但一定有著只有我才做得到的事情吧!』

 

—能夠這樣自己發現很好呢!那也有過要放棄的時候吧?

裕翔『即便再怎麼失落,倒也從未想過要放棄呢!因為放棄的話就會什麼都沒有不是嗎?一旦放棄就再也沒有努力的動力,所以在內心深處懷抱希望。除了打鼓,也開始玩攝影,自己一定有所優點存在,在那時也稍微查覺到了呢!結果FANS的信中也寫到“轉變為相當好的表情了呢!”這樣的內容,還說“太好了”』

 

—煩惱的那陣子剛好是開始打鼓、騎馬跟攝影的時期呀!

裕翔『因為JUMP人數很多不是嗎?有過覺得“要被埋沒了”的瞬間,因此想在身上裝備上武器。打鼓的話是在成為JUMP的一員之後不久馬上開始的吧?在學校的選修課程中,要選樂器演奏或是合唱時,想說“那選樂器”這樣』

 

—眾多樂器中,為何選擇打鼓呢?

裕翔『為什麼啊?應該是偶然選到的吧!明明也覺得彈吉他很帥,為何偏偏選打鼓』

 

—開始攝影的契機是?

裕翔『攝影是煩惱要不要上高中時那時期左右吧!很喜歡用手機拍照。只用手機感覺不滿足,買了自己的相機算是開始玩攝影的契機』

 

—那騎馬呢?

裕翔『上高中之後。這個以後絕對能成為不同於他人的武器。從工作人員那邊聽來,“岡田君說過演出時代劇時,認為能學到騎馬是件很好的事情喔!”這段話,想說“啊!那這個現在大家都還沒得手,也把這個當作自己的武器之一”』

 

-剛才也有提到跟成員們之間的關係有過煩惱

裕翔『有一段時間,要說是擅自被排除在外…應該說是覺得自己在團隊間很格格不入,雖然這完全是我自己的問題,只在乎自己,假使當時的我站在我面前,就連我自己都覺得這個人真討厭呢(笑)』

 

-為什麼覺得自己格格不入?

裕翔『在當排球的應援者時,跟山醬吵架了,國中生的男孩子不是乳頭會痛嗎?』

 

-乳頭?

裕翔『是生長痛。山醬開玩笑往我乳頭捏下去,那真的超痛的,我就大發雷霆,當時現場氣氛馬上變超差,我自己明明也會很調皮地捏他,對山醬來說,“我被捏的時候,都忍下來了,反過來換你被捏就不爽啊?” 他會這樣想吧!其實我是覺得很抱歉,但不知怎麼的,大家都只擔心山醬,問他“沒事吧?” 對大家這樣做,我很驚訝,就想 “咦?!現在是怎樣?難道我在這團中格格不入嗎?”』

 

-注意到成員們的反應了

裕翔『自己也多少知道為什麼會被討厭呢!太過認真看待玩笑話而經不起被開玩笑,太過正義感強烈,只要被開玩笑了,就會發飆喊“真的別再說了!” 明明在舞台上或是等待室時,大家high起來,也都會欺負來欺負去的,自己卻真的討厭被開玩笑,很麻煩的人對吧(笑)』

 

-太過認真看待了呢!

裕翔『最近採訪時,燈光師跟我說“以前你被說‘你是笨蛋吧’時,就生氣地‘你這樣講很不好’這樣說呢!” 我就“是這樣啊~”這樣回復燈光師,我真的是很經不起開玩笑,即使是對Johnny先生,我也一樣』

 

-社長?

裕翔『國中時,跟弟弟放風箏,當時我的臉受傷了,跟Johnny先生見面時,他說“you怎麼了?打架了” 我說“並不是打架” 他又說了好幾次“是打架受傷的吧!” 我大概是“就跟你說不是打架了啊!”這樣怒吼了呢!不單只有Johnny先生嚇到,連其他人嚇了一跳。現在的話,我就能理解,當時Johnny先生是因為我受到衝擊,所以故意不跟我談沉重的話題,我真的很笨對吧!就因為我這種個性,在團隊裡會顯得很突兀也是必然的,這樣很難相處呢!但自己當時並沒有發現這個問題,一個人獨自煩惱在團隊中格格不入這點』

 

-很難受吧!

裕翔『我是那種會想太多的類型,太過煩惱“為何會這樣”而鬧胃痛,高一時,很常因此而跑保健室(笑)』

 

-有一個人哭過嗎?

裕翔『是沒有這樣哭過,但情緒不穩定。我是那種看到感動的電影會馬上哭出來的人,舉行(2009年夏天巡迴演唱會)天國控時,在福岡大家幫我慶祝生日,我太過高興而哭出來,是那種大家都嚇到的大哭(笑)』

 

—即使是這樣也沒有想過要放棄對吧?

裕翔『沒有呢!自己去到工作場合跟成員聊天就會開心。邊想著可能在團隊中很突兀,但還是很喜歡成員們。一直想著自己不被理解的想法太過強烈,導致自己看不清周遭呢!』

 

—大概是什麼時候與成員關係獲得改善?

裕翔『是什麼時候呀?還滿最近的事情吧(笑) 可能是出道第四年左右吧?從那時開始,大家都在說“是說裕翔改變了” 』

 

—成員認為你轉變的契機是?

裕翔『我被欺負時,會將此轉化為搞笑的事情這部份吧?不過這並不是自己積極地改變而來的』

 

—怎麼說?

裕翔『感覺有過“被欺負,就接受它並把這轉為好笑的事情,會比較輕鬆”的瞬間呢!畢竟自己的胃也到達極限了,還是以自己的身體為最優先考量。大概是從那時開始。我的反應只要一轉變,大家的態度也會改變,注意到“活在自己獨自一人的世界”這點了呢!會玩作弄的把戲,就是感情好的象徵,並非惡意傷害對方。我也理解大家的想法,大概大家也體認到我的想法。從此大家的關係變得更好了』

 

—原來如此

裕翔『當然組成同一團時就很要好喔!不過我剛才說的是真正的要好,這裡說的“真正”的意思是指理解彼此,我是這樣想的。不單只是知道這傢伙喜歡什麼,或是喜歡這類型的女生之類的,而是包含個性及“在這場合想怎麼做”,都能互相理解磨合呢!不僅是我自己的事情,就連成員們的事情我也相當認真地考慮。想過“我一直以來都太過於只專注在自己身上了”』

 

—有這樣想過呀!

裕翔『是的,因為我誇張地認真嚴肅,在不知不覺中曾傷害過成員吧!若是當時的自己能出現在我眼前的話,我想這麼跟他說“個性稍微再柔和一點會比較好喔!多少看看周遭吧!重視你的夥伴們,就在你身邊喔!”

 

—那認為能有這些成員在太好了的瞬間是什麼時候?

裕翔『有很多呢!像是在演唱會時,一直這麼認為。要說細節的話,像是在全國巡迴時,有過掉鼓棒的時候呢!那時山醬撿起來了,而且還為了不要讓我呈現很遜的模樣,在觀眾看不到的時候,默默地遞給我。』

 

—很棒的片段分享呢!

裕翔『還有這個也是掉鼓棒的事情,在《Johnnys' World》中有一幕是和圭人及光君一起演出。那時也掉鼓棒了(笑)掉在光君的旁邊,但根本不幫我撿啊!所以我就索性使出單手敲打技巧。結束時我就跟光君說“如果你可以幫我撿的話就好了”結果光君跟我說“不過如果我那時幫你撿的話,我覺得會顯得裕翔很遜的喔”[註]

註:應該是12/15那場在瀧澤革命重現的片段中,裕翔拿鼓棒敲打其他人樂器那段(僅供參考)

 

—連觀眾怎麼看都有所考慮,因此而沒有撿起來呀

裕翔『是的。“因為show must go on嘛!”被這麼說了。真的是很意義深長。能和這樣的成員組團,真的是很幸福。』

 

—聽你這麼說,雖然選擇打鼓可能是偶然的,但能選打鼓真的是太好了呢!

裕翔『感覺會選擇打鼓或許並非偶然呢!在舞台上,鼓總是在最後方,是個能看到全部成員及觀眾們的位置。看著大家就能感到安心。見到這樣的景色,是我認為能選擇打鼓的優點之一,這是專屬於我的特等席呢!』

 

—因為會打鼓的關係,去年上了《關八比賽中》,與大倉君對決了呢!

裕翔『那個真的讓我很高興呢!非常感激FANS大家。導播跟我說“請讓裕翔也上場的請求很多喔!”』

 

—說到去年,在《半澤直樹》中的熱演讓人記憶鮮明

裕翔『曾被堺先生稱讚過我的哭戲,“啊~太好了呢!”被這麼說,帶著笑容對我說這番話,讓我相當高興。雖然我沒有什麼資格來談演技話題,但激發出演戲的感性,果然還是與以往的人生歷程有所關聯,覺得這真的是經驗的差別。這不僅僅是在演戲這點上有關係,無論是怎樣的經驗,必定能在今後某時某地派上用場呢!』

 

—是這樣的呢!

裕翔『雖然這並非是我的座右銘,但我很喜歡“由窄門進入”[註]這句話。有著“與其選擇簡單易行的道路,選擇難行的道路才是真正為自己好”這般意義存在。所以想要好好珍惜這句話』

註:取自馬太福音第7章第13節

 

—很棒的一句話呢!

裕翔『雖然有過辛苦的時候,但就因為自己經歷過很多,所以其他成員有些微不對勁,也能發現到呢!大醬有過煩惱“我什麼都沒有啊”的時期,這點我也是能理解的。大醬為了跨越困境而拚命地自己開始學習新事物。我認為大醬的話,不管怎樣的高牆,都能順利跨越的。不單只有大醬,是全部的成員皆是如此。所以我受此刺激的影響,認為自己也要更加努力才行。光君的貝斯彈奏技巧提升時,“那我也要!”這麼想地努力練習打鼓。是一種相乘效果的感覺,是非常美好的一件事』

 

—是呢!

裕翔『因為成員人數眾多,現在認為是一個優點。大家各自擁有特技,拿著做為藝人的武器。圭人,能講英文;藪君,頭腦很好;伊野醬,也能走高知識份子路線;山醬當然也是能言善演;高木君也在挑戰很多事情。大家都有著進攻的武器,竭盡全能地更加成長。之前看了知念出演的《VS嵐》,他果然很擅長運動。大家各自拿著武器聚合在一起的話,絕對很強大呢!不管是誰,都有那種“只有自己才有的武器”』

 

—中島君也是一路相信這點地找到屬於自己的武器了呢!

裕翔『今後也有很多要更加努力才行的事情,其中也覺得能夠開始進行攝影真的是太好了』

 

—因為什麼呢?

裕翔『在巡迴演唱會中拍攝的成員花絮照,被專業的攝影師“拍得很好呢!”稱讚過。不是說拍攝技巧多好,而是成員露出那只有我才能拍得到的表情。無論何時何地都是理所當然地一直在一起的關係,所以大家才能露出這番自然的神情。邊透過相機觀景窗看著大家時,想著因為我知道屬於成員最棒的一面。從今以後,也要充滿悸動地如此友好走下去』

 


--

圖片版翻譯如下:

中島裕翔萬言書01.jpg
中島裕翔萬言書02.jpg
中島裕翔萬言書03.jpg
中島裕翔萬言書04.jpg
中島裕翔萬言書05.jpg
中島裕翔萬言書06.jpg  

如果要看大圖或是下載的話請查看我的WB~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Himitsu1021 的頭像
Himitsu1021

Himitsu1021

Himitsu10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